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1091章 买卖交易(1/2)
    同情心和为别人留的眼泪并不是谁都可以有的,那么昂贵的东西大部分底层百姓无法负担。

    再有旁人询问郑婶子的时候,邻家婆子都会小声把她的情况给人说一遍,而那听说的人便不再靠近询问,而是远远看一眼,或者远远绕过。

    郑婶子就在这满怀期待求救与不断失望的求救失败中迎来了她生命中的最后一场大雨。

    她知道这场大雨会给她这个孤零零的人带来高热,咳嗽以及死亡的加速。

    就在她在大雨倾盆里绝望闭眼时,一抹倩影由远及近。

    那是桃娘家的客人宁娘子,她大着肚子站在桃娘家的院子门口,朝这边看。

    她的眼中没有惊恐没有诧异只有平静与默然,好像她对自己此时的遭遇早有预料。

    紧接着宁娘子便转身回去了,她身边的桃娘小心为她撑着扇,搀扶着她。

    郑婶子的泪水被大雨冲淡,就在她意识涣散时,自家大门被人打开了。

    她用尽最后一丝力气睁大眼,欣喜若狂的往大门处看,她的儿子和她的相公出来了!

    一定是过来抬自己回去的!

    郑婶子目光灼灼,很快那份灼热又被冷雨浇灭。

    因为她的相公与儿子在路过她时目不斜视,径直敲响了桃娘家的院门。

    两人甚至在桃娘过来开门时脸上堆起讨好的殷勤的笑容。

    “咕咕”

    有母鸡的叫声传进郑婶子的耳朵,这是她在这世间听到的最后一个声音。

    桃娘院子里,成山爹与成山进了院子后先在房檐下抖掉身上的雨水,又小心翼翼的将母鸡从怀里掏出来。

    “宁娘子有身孕哩,咱们不能把寒气带给她。”成山爹说着把湿衣服捏了捏,直到衣服上再拧不出半点水滴才推门进去。

    “宁娘子,我们来了。”成山爹主动招呼。

    江晚宁支着头闭眼假寐并没有理会二人。

    桃娘见状上前推了推她,小声说:“宁娘子,成山爹他们过来了。”

    “哦。”江晚宁如梦方醒,瞅着面前点头哈腰的二人,又看了看外边的雨帘。

    “还在下雨呢。”她说。

    “对,下了好几个时辰了。”成山爹试图与她接上话,让她回应自己。

    江晚宁幽幽看了他一眼:“下了这么久呢,不知道外头那人如何了。”

    “外头那人……”成山爹迟疑了一瞬,“估计是死了罢,即便没有也离死不远了。”

    江晚宁轻笑了起来:“你们父子俩可真有意思。”

    “我只说不与郑婶子做交易,你们不与她是一家人就行,你们怎会直接把她给丢到外边自生自灭呢。”

    “想一下好像还是挺残忍的呢。”

    “直接给个休书不最简单么。”

    成山爹愣了一瞬,“休、休书?”

    他根本没有想过这个选项。

    “宁娘子,您是不了解我娘这个人,她哪怕是死都不会轻易离开这个家的,一封休书根本不可能打发了她。”

    “直接把她抬到外头去是最好的办法,反正她也动不了,爬不回来。”

    成山解释道而后补充了一句,“宁娘子心善,是我俩做事鲁莽,没有考虑周全。”

    “宁娘子放心,这孽障是我们造下的,不会影响到你腹中孩子的。”

    江晚宁笑笑,轻抚小腹:“这个我自然是知道的。”

    “诶,不过是人与人之间的沟通与理解出了偏差罢了。”

    成山连连称是,成山爹见状急忙指了指门口的母鸡:“宁娘子,你说的,等那婆娘不给我们一家了,你就会单独与我们商议借母鸡之事。”

    “嗯,我记着的。”江晚宁把里正刚拿回来的耳坠子往两人面前随意一丢。

    “喏,鸡留下,拿着耳坠子走罢。”

    “这次我与你们之间是买卖,而非借还,明白么,我拿这耳坠子买你家的三只母鸡,听懂了吗。”

    成山爹点头:“明白。”

    他捡起耳坠子道:“往后我们与宁娘子银货两讫,再无瓜葛,也不用立协议,也不会惦记着小鸡崽。”

    江晚宁点头:“聪明人。”

    她刻意加重了语气冲着成山说:“希望这次不会再有什么意外事件。”

    “不会,不会。”成山爹说着拉起成山往外走。

    父子两人紧握着刚得来的耳坠子面带喜色,在路过脸色已经灰白的郑婶子身边时,看都没看,直接大步跨了过去。

    雨水落了一整夜,等天亮的时候郑婶子不知道被谁挪走了。

    桃娘忍不住在江晚宁面前唏嘘:“怎么成山父子俩会想出把郑婶子扔掉的法子?”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