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1271章(1/1)
    一排笔画烦杂的西夏文,刻在木塔上,笔画凹槽内有老朱砂,跟鬼画符一样,根本看不懂。

    而在另一侧,或许是当年做木塔的人写字不行,用隶书歪歪斜斜的刻了几个字。

    这排隶书第三个字很模糊,看不清了。

    我尝试着念出声:“木缘...什么,什么...小犬宝之家?”

    脑海里突然灵光一闪。

    我知道了。

    这不是辽金墓,这是纯种西夏墓!

    这东西是木缘塔!

    竟然能完整的保存下来,没烂,堪称是个奇迹。

    我抬头,再次看向门头上的壁龛,猜测那这个就是“灵枢”。

    不会错,就是门灵柩!

    这种叫木缘塔的小木头塔,只在西夏墓葬群中发现过。70年代在贺兰山脚下,西夏皇陵也发现过这种小木塔,根据当时有关专家们的解读,具体用处,应该是用来存放一些墓主人生前的重要文书。

    四川这边儿,盛产千年不烂的好楠木,这尊木缘塔就是楠木做的。

    我下来之前没想到,这竟然是一座西夏墓。

    康定以前不属西夏领土,在这里发现西夏墓,那就说明七百多年前,曾有西夏人在这里居住过,并且死后葬在了此地。

    “小犬宝之家....”

    小犬宝应该是个西夏人名。

    西夏人,包括党项人在内姓氏奇怪,像叫什么“没藏”,“拓跋“,”“旁讹”等等都有。

    “之家”这个很好理解,这个墓就是他死后住的家。

    “帮我拿着。”

    老张接过来我的手电,帮忙照明。

    我伸手一摸,发现在木缘塔正后方,有个很窄的小门,是滑槽式设计,用力一推能推上去。

    推开后赫然发现,最里头放的竟然是一摞摞折叠起来,发干发黄的麻纸。

    破旧的麻纸上有黑色毛笔字映出,由于保存得当,时隔700多年,大部分字迹依然清晰可见。

    我抽出来一张,小心打开,生怕一用力碎了。

    是用汉文写的内容。

    “诸人有典房舍田地于小犬宝家,未赎,不许卖与他人。

    “若违律卖时,有官罚马一,庶人十三杖。”

    “所典处得本利钱全部给予,然后允许另卖。”

    “若未予本利,可卖与他人,本利不至,弥药集东三间房舍,归小犬宝家所有,双方情愿,互留凭证。

    底下有落款签名,还能清楚看到,当然画押留下的红手印。

    落款双方,分别是小犬宝,和一个叫熊闽的古代人。

    我又抽出来一张打开看。

    这张麻至里头不好,就是泛碱了,字迹漫漶不清,部分文字难以辨识,但最后几行能看清楚。

    我压低头灯,逐字逐句去看。

    当看到末尾最后两个字时,我顿觉头皮发麻,一把将麻纸扔到了地上!

    看我扔了,老张想弯腰去捡,我拽住了他!

    老张不解,回头说:“怎么了兄弟?这可是文物,不是说古代的书画都值钱?你丢了它干什么?浪费啊。”

    “你不想倒霉就去捡吧,我不拦你,妈的.....”

    我暗骂一声,往手心里吐了口吐沫,来回使劲儿搓手。

    活人见到这东西都不好,更别说看了,因为太晦气。

    这是张“冥契”。

    把头以前跟我讲过,古墓里三样东西最晦气,分别是,“人脸形状带眼睛的镇墓兽,死人头底下枕的枕头,最后一个就是纸冥契。”

    “呸呸呸!”

    我连续吐了三口吐沫,在胸口上下左右画了个十字架,希望自己别沾上晦气。

    .....

    ......

    作者说:“书友们好,这两天有时断更,是因为我身体出了点问题,上午去做了个小手术,要几天恢复期。期间我会尽量更新。谢谢。”
为您推荐